奉子成婚,嫁入豪门。婆婆不疼,老公不爱

2019-08-14 01:23:34 来源:零点吧

江夜宸出差了两个月。

他进房的时候,女人穿睡衣坐在床头,手里还拿着镜子,不断扯弄额前。

层差不齐的刘海根本遮挡不住,怎么拉扯都无用……

真不该选在今天去剪的。

南湘清澈的目光浮上了焦虑,该怎么办?

突然,充满男性气息的身体猝不及防的压了上来,熟悉的味道让她浑身紧绷。

“夜宸……你回来了?那……个……美容店来了新的员工,剪坏了我的……”

南湘紧张的搓揉手心,不敢抬头。

“唔。”

“别乱动。”男人的声音低哑性感,大手顺下摸到柔软的衣扣,轻轻一转。

南湘被抱起再放下时,她把头埋入男人精壮的胸膛,但不是因为害羞,而是害怕触怒……

空气中,升起一股荷尔蒙的靡丽味道。

就在两人难舍难分时刻,咯噔一下,床头灯被打开,南湘感到整个人都被照亮了。

下一秒,男人突然抓起南湘的手臂,怒视她的额头,阴沉的话语落下。

“谁许你剪的?”

南湘从情迷中清醒过来,第一件事是慌张的紧紧捂住了额头。

“对不起……头发很久没有剪了,我只想去修一下,没想新来的店员是手生的学徒,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夜宸。”

“头发长出来需要一段时间,这段时间我会尽量不出门的,不会让人看见的。”

南湘把头低着,很诚恳的抱歉。

“好了。”江夜宸显然没有了继续下去的兴致,再没有看她一眼,仿佛她是什么见不得的东西。

“以后,戴个假发套吧。”走出次卧前,江夜宸皱眉抛下了一句话。

这句话,就像是定时的炸弹,击在南湘的心脏上,再一次炸的鲜血淋漓。

他总是这样,从来不会顾及她的感受,三年了,除了房事和对江湛的教育上,他们夫妻间几乎零沟通。

可自己又有什么资格让夜宸夜顾及呢?

这段尴尬的婚姻,不正是她活该自找来的吗?

除了识相的点头答应,她没有任何反驳的资格。

江宸夜不爱她,照顾疼惜她更是不可能中的不可能。

比起这些年受的侮辱嘲笑,一个假发套,算不了什么。

南湘麻木的走到浴室,抬头看到镜子里的自己时,还是愣了一把。

镜子里女人的五官,美,很美。

如果只把目光定在眼睛以下,可以说是没得挑。

南湘生的很漂亮,是那种古典式的美女,越看越耐看的那一种,天生丽质难自弃。

如果不是那年突如其来的变化,或许她也会这么认为自己。

再往上看,是一段剪歪了的刘海,不整齐的刘海下,隐约暴露出一块红色半手掌大小的印记,差不多到眼皮位置。

结合在一起,瞬间将整张脸拉丑到了极致。

就连南湘她自己都看不下去,挪开了眼睛。

是的,南湘是个丑女,额头长了丑陋印记,名副其实的丑女。

别墅附近没有卖假发套的店,网购最快也得隔天,等到上班去买,出门这一段路是个问题。

南湘裁了块布,做出一个简易的发带,扎在头发上,刚好能盖住额头。

南湘选的暗色布料,不近看,不会很奇怪。

江夜宸是工作狂,虽然江家的资产可以绕地球几亿圈,全江家的人花上几辈子也花不完。

但江夜宸从没有因为江家首富的名头耽误过一天的工作,即便刚出差回来也不例外。

南湘走到客厅时,江宸夜已经吃好早餐,刚放下刀叉,南湘忐忑的走过去。

江宸夜这次出差去的是西班牙,两地温差大。

南湘想了一晚上,要早起给他熬姜茶暖胃再去上班的,谁知道做发带费了功夫。

穿过拉式门,餐桌旁,一抹娇俏的女人身影闪进南湘眼中,戛断了她的笑容。

女人穿着贵气,打扮的更是花枝招展,吃着沙拉,胳膊却是不断的往江夜宸靠去,示好的意思明显的不能再明显。

趁江夜宸没发觉,南湘默默的转身,裤子突然被拉扯,江湛不知何时来到了她的身边。

肉嘟嘟的小手拿着一个滚轮玩具,看到南湘兴奋的晃动玩具,嘴里口齿不清的嚷着。

“麻麻……玩具,粑粑带的……礼物……好玩。”

小家伙兴奋的露出两颗大门牙,南湘被儿子的笑看的心化开,弯腰抱起了江湛。

对江湛,南湘一直很愧疚,因为自己的丑颜,她不被允许带江湛外出,不允许和江湛出现在一张合照里。

甚至,连江湛上了幼儿园,她都不可以以家长的身份去接一次儿子。

所以,南湘平时只能在家里,尽可能用最好的一面去对江湛好。

在江家,唯一不嫌弃她的人,也只有江湛和保姆徐妈了。

“嗯,这个玩具很棒,是小湛最喜欢的乐高滚车套装吧,小湛得到了要好好的珍惜哦。”

南湘一眼认出这是乐高新出的玩具,还是限量款,乐高品质有保证。

江夜宸疼江湛,给的都是世界最好的,她没有理由反对。

“麻麻……有没有……礼物……”江湛被南湘抱很开心,蹭着南湘的下巴咿咿呀呀的说着。

江湛三岁,说话还不是很熟练。

南湘下意识的往餐厅看了一眼,男人和女人还在聊着。

女人的手不断在自己的脸上比划,看不清江夜宸的表情如何,看样子聊的不胜开心。

南湘心底一涩,自嘲的摇了摇头,“麻麻是大人了,大人不需要礼物。”

那个人,从眼到心都没有她,又怎会给她带礼物。

当时还是江湛跑来和她分享江夜宸要给他带礼物,问麻麻喜不喜欢西班牙。

她随口回答粉色湖很漂亮,没有指望过会得到礼物。

小家伙看不懂母亲眼底的伤感,起劲的张开双手朝着南湘伸去,“麻麻陪我玩。”

第二章 登门入室的狐狸精

“好。”今天周六,江湛不用去幼儿园,南湘不着急出门,抱起江湛笑道“麻麻陪你去房间里玩。”

厨房里烧汤的徐妈,听到动静走了出来。

“太太,您起了。忘记和您说了。叶小姐一早过来看看小少爷,早餐备好了,太太,您一起吃吧。”

提到叶小姐三个字,徐妈表情不是很愉悦,一把年纪的人了,最见不得不要脸的小三。

这个姓叶的仗着是名门千金,和江家长辈关系交好,三天两头的来家里。

刚消停了一段时间,江夜宸一回来,就赶着上门来了。

说的好听来看江湛,陪江湛玩了没多久就往餐厅凑,明眼的一看就看出来了,登门入室的狐狸精。

“小少爷就让我来喂吧,先生给我也带了条围巾,肯定也有您的礼物。”

徐妈主动的抱起江湛,餐厅里的人也听到了,江夜宸不悦的声音传来。

“大清早的吵什么?”

“先生,没事,太太陪小少爷玩了会玩具,这就过来吃早餐了。”

南湘只能硬着头皮走进餐厅。

餐厅里画面倒不是多刺眼,江夜宸吃好了早餐,习惯性的喝一杯茶。

叶凌姗坐在江夜宸对面,故意装作没有听到外面,美目似有若无的撩拨面前英俊的男人。

手上举着一个璀璨水钻质地的耀眼的小皇冠,放在自己的发前比划。

“宸哥,这个真的好看吗?”

“嗯。”

江夜宸抬了抬头,应了一个字。

南湘刚好看到这一幕,透明的银色皇冠里的似乎有水珠攒动,甚是好看。

南湘的步子停住,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南湘姐,你来了啊。”叶凌姗斜眼看到南湘,马上站了起来,假模假样的客气上前。

“真不好意思南湘姐,我来的时候你还没起,就没去跟你打招呼。”

“咦,南湘姐,你这发带,新的吗,好别致啊?”

叶凌姗对着南湘额前突兀的发带,笑的格外灿烂。

“嗯。”南湘应了应。

喝茶的男人,放下杯子,看到南湘来,说了一句,“我去上班了。”

南湘喉头更苦。

就是当个下人的徐妈都有礼物,独独她这个妻子,不仅被丈夫排斥在外,还要忍气吞声看着别的女人在面前炫耀。

叶凌姗抓住南湘的手,“南湘姐啊……你看这个皇冠好不好看啊,要不你戴着试试?”

叶凌姗伸手就要去掀开南湘做的发带,南湘忙用手去挡。

“不好意思,我不喜欢这个皇冠的款式,叶小姐自己珍藏吧。”

“我今天医院也还有事,早饭就不陪叶小姐吃了,慢用。”

“哎,南湘姐,这皇冠是……”叶然姗朝前解释,语速却有意的放慢。

南湘说完利索的离开了餐厅,没有注意到拿起公文包的江夜宸,听到她那句不喜欢,整张俊脸沉了一沉。

随后,门一合一响,南湘比江夜宸更快的速度出门去了。

“宸哥……”叶凌姗一脸为难的端着手里的皇冠,眼底转着期待,欲言又止的模样。

“南湘姐好像不太喜欢这礼物呢?”

“那就扔了。”

“可是,这个皇冠里装的水,是你特意从西班牙的粉色湖带回来的,丢掉未免太可惜了吧……”

“扔了!”

江夜宸脸色不太好看的扔下一句,也出了门。

“啊,那明晚的家宴,宸哥一定要来哦。”

叶凌姗捻着皇冠依依不舍,把皇冠装回锦盒,手用力的关上了锦盒。

真没想到,冷酷的江夜宸会做出这种浪漫的事情,千里迢迢把几滴水装到这么精巧的皇冠里送给那个丑妻!

更讽刺的是,这个丑女人居然还敢嫌弃!

叶凌姗嫉妒心起,虽然不值钱的东西,但江夜宸的心意重啊,扔了多可惜。

她偷偷的把锦盒塞进袖子,徐妈突然走进来,锦盒一下从叶凌姗袖子里滚到地上。

“叶小姐,这个锦盒里的东西,是先生送给太太的呢,还是交给我保管吧,太太喜欢西班牙的粉色湖,提了一次,先生就带回来了,这么宝贵的东西得保管好了才是。”

“这,这是当然了,我不小心手滑了。”叶凌姗做贼心虚的把锦盒捡起来递给徐妈。

徐妈心中鄙夷,面色还是带着微笑说,“叶小姐帮夫人传的话也送到了,小少爷认人,还是我来看护吧,叶小姐要留下吃午饭吗?”

“不了,我还得去培训班学习呢,以后有的是机会。”

叶凌姗灰溜溜的跑走了,徐妈笑笑,收起盒子。

“就这样的人还想当小少爷的后妈,哼,太太比她强多了。”

叶凌姗离开不久后,江夜宸的电话就打回了别墅。

徐妈接起来,江夜宸语气不是很好的问,“那个礼物扔掉了吗?”

“先生放心。”徐妈扯了个善意的谎言。

“嗯。”电话那段,男人闷闷的应了声,不知喜怒,随后就挂断了电话。

挂了电话后,江夜宸坐到了办公桌前,继续批阅文件,嘴角扯过一抹冷笑。

回程的时候路过粉色湖,助理问他要不要去看看粉色湖的风景。

他对无趣的景点没兴趣,想到江湛跟他说南湘喜欢粉色湖,鬼使神差的去了趟。

还真有商人贩卖湖水的,跟他推销。

他随便拿了一个,没注意是西班牙传统纪念品专用皇冠包装的。

结果,那女人连个笑容都没有,就一句不喜欢。

江夜宸搓起一张纸团扔进垃圾桶,然后继续办公。

他怎么可能在意那个丑女?

顶多是看在江湛的面上。

江夜宸嘴角越发冷冽。

那个女人,是他荣华尊贵的生活中,最大的污点!

她昨天还敢剪了头发出现在自己面前……

人潮拥挤的公交车上,南湘木讷的望着人头攒动的车窗,脑海里翻起了一段段回忆。

三年前,一次看似普通的酒会,南家人借着曾经和江家合作过的关系,千方百计组织了这场酒会,并带上了从不外出的她。

为了保住投资失算接临破产的南氏,亲姐夫联合外人,将她送上了江夜宸的床……

相关阅读

  • 皇马好牌打烂贻误战机 6月曾握最佳开局 破困局需抢2天王?
    皇马好牌打烂贻误战机 6月曾握最佳开局 破困局需抢2天王?

    时间进入8月13日,距离西甲转会窗关闭只有20天不到的时间,皇马如今则已经有些焦头烂额,他们还需要处理掉多名冗员,此后还需要补充2个位置,在不到三周的时间里,皇马的任务很重。实际上,皇马

  • 找不到下家?只会打防守的穆里尼奥已经过时?
    找不到下家?只会打防守的穆里尼奥已经过时?

    穆里尼奥是否真的过时了,为何还未找到下家?要说穆里尼奥没有巅峰期的时候那么神奇,这点我是相信的,但要说穆里尼奥已经完全过时了,那也不太可能,如果穆里尼奥能够适当放低身段的话,找到下

  • 中超惊艳一球:将6名防守人串成糖葫芦飞入死角,竟无一人碰到
    中超惊艳一球:将6名防守人串成糖葫芦飞入死角,竟无一人碰到

    8月13日晚,中超第22轮先赛一场,江苏苏宁坐镇主场,以3-0完胜河南建业。埃德尔、特谢拉联手谢鹏飞进球。三粒进球中,以埃德尔的最惊艳,甚至有望竞争本轮最佳进球。这粒进球让河南建业整条防守

  • 钓鱼带上这5个小东西,证明你是个老钓手
    钓鱼带上这5个小东西,证明你是个老钓手

    老钓手们在长期垂钓中积累了丰富经验,有的用精炼的语言,进行高度民主概括,对喜爱钓鱼者,特别是初学者,极为有用。如,比如老钓手们总结的“三钓三不钓”指出钓先不钓后(主要指钓具、钓饵必

大家都在看

4887王中王鉄算盘开奖结果